6.0

2022-09-01发布:

亚洲日本va在线观看一起强姦未遂案

精彩内容:

 深秋的夜晚,冷風微拂,在北方一個小市區黑暗無燈的街道上,一個窈窕靓麗的身影穿著一件舊式的長款風衣,矮跟的新式皮鞋,推著一輛破舊的女式坤車在疲憊地走著,雖然略顯憔悴,但修長的身段,齊整的披肩長發,慢而優雅的腳步,仍然不失北方美女的內在氣質。

  剛下夜班的錢玉梅真感到特別疲憊,廠子不景氣,工資早都開不出來,加班任務卻重了,每天都要弄到晚上11點才下班。

  今天因爲停電,竟然早放了一個小時。倒黴的是自行車的輪胎又紮了,只好推著回家。這大半夜的,又黑又冷,自己的家離廠區偏遠,一個同行做伴的工友也沒有,父親臥病在床,母親身體也不好,只好自己一個人回家了。

  錢玉梅心情糟糕,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昏暗的路燈,在燈的不遠處,有一台老式的轎車,影影綽綽的有幾個人影,見到錢玉梅過來,竟然從黑暗中站了出來。

  錢玉梅看見幾個鬼影不僅嚇了一跳,忙站住腳步,藉著月光仔細一看,竟然是副廠長的兒子王亞雷帶著叁個流裏流氣的人不是好眼神地看著她。

  錢玉梅看到是他卻放下心來,往前走了幾步,這小子仗著自己有個副廠長的爹在廠裏橫行霸道,還愛玩小姑娘,有好幾個年輕漂亮的工友都被他們連騙帶嚇的給糟蹋了,女人愛面子怕丟人嫁不出去,又惹不起他們家,都是敢怒不敢言都忍了,後來大家給他起個外號叫王衙內,跟水浒裏的高衙內是一路貨色。

  但他對自己與別的女人不同,竟然找介紹人要跟自己處對象,自己這種人當然不能跟一個流氓處朋友,不僅是行爲不端,還是五短身材,長相猥瑣,站直了都夠不到自己的肩膀,早都已經拒絕他了。

  但他不死心,一直死纏爛打的。以前也經常開著一個八手的老毛子破伏爾加在廠區門口等自己,都讓自己巧妙的躲過了,沒想到賊心不死,又半夜來騷擾自己了。

  錢玉梅掃了一眼幾個人,都是廠區的小流氓,因爲都相識,卻不害怕。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衙內,然後轉頭就走,卻有兩個王衙內的朋友涎皮賴臉地抓住錢玉梅的自行車把。

  錢玉梅臉一冷,盯著他們怒問道:「你們要做什幺?」王衙內在後面觀察半天了,下夜班的錢玉梅沒穿工裝,而是換了一身乾淨時尚的衣服,玉面冷顔,披肩長發,好似還化過淡妝,更顯靓麗過人。

  見錢玉梅發怒,忙噴著酒氣過來,也嬉皮賴臉地問道:「玉梅妹妹,你知道我早都喜歡你了,就是想處個對象,咱們要是處上對象,我就讓我爹把你從車間調出來,當個出納、倉庫管理員都行,要不進廠部?一定不讓你在車間加夜班,看這小手凍的,哥哥都心疼了。」王衙內說完竟然趁著醉意去摸錢玉梅把著車把的小手,錢玉梅急忙一甩手,怒說道:「我不稀罕。」說完一抖車把,又怒道:「閃開。」兩人抓車把的人卻沒放手,而是一陣壞笑。

  王衙內覺得沒面子,瞪著眼睛道:「呀呵?給臉還不要臉了?要不是看著你老爸的面子,我早都下手了,還處他媽的什幺對象?今天你幹也得幹,不幹也得幹,給句痛快話吧?」錢玉梅更氣,梗著脖子怒道:「不可能,王亞雷,你還好意思提我爸,你也佩。」王衙內頓時臉紅,原來王衙內當初進廠就是錢玉梅的爸爸帶的學徒工,因爲這家夥不務正業,不學技術,造成了一次安全事故,將錢玉梅的爸爸造成重傷,因爲王衙內有個高級爹的原故,竟然替王衙內頂了缸,雖然弄了個工傷,還是受了處分。而王衙內也不好意思在車間呆下去,調到其它部門當個小管理去了。

  現在錢玉梅舊話重提當然沒面子,卻是惱羞成怒,藉著灑勁兒說道:「怎幺地?這事兒算個啥啊?不就是多給幾個錢嗎?跟咱們的事沒關係,今天,小爺我雞巴刺撓,就想找個美女泄泄火,深更半夜的就你了,咱們找個地玩玩吧?」錢玉梅一聽卻真嚇一跳,自己跟王衙內很熟悉,原來還是師兄師妹相稱,知道他對自己有色心沒色膽,本來量他不敢,但現在他喝了酒,又有了這些狐朋狗友做幫襯,什幺壞事幹不出來啊?心內驚慌,卻故做鎮靜,冷臉說道:「王亞雷,你敢?你敢動我一下我要你命,小心我告你去?」「告我?小爺我在廠裏玩的娘們多了,哪個敢告我?你試試?」王衙內色厲內荏地說。

  旁邊的朋友卻等不及了,壞笑著說道:「完他媽的犢子,你跟這娘們費什幺話啊?哪個妞不是操舒服了就老實了,這次我們幫你,一定讓你先過瘾,哥們,上。」說完叁個家夥同時撲向錢玉梅,看來平時這事沒少幹,配合的非常好,一個抓手,一個抱腰,一個抱腿。

  錢玉梅還沒等反應過,竟然被叁個人橫抱了起來,鬆了自行車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蹬著腿掙紮,急忙大喊:「來人啊,抓流氓啊?……」才喊了一聲,就被一只大手捂上了嘴,只能「唔唔」無法叫喚。

  叁個人幾步就把錢玉梅抱到伏爾加的車邊,打開車門就強塞了進去,錢玉梅在車裏又喊,沒兩聲,又被沖進車內的叁人捂了嘴按在後座上。

  叁個人此刻也不惜香憐玉,不顧錢玉梅的掙紮,上下其手,六只有力的髒手只幾把就把錢玉梅的外衣扒光扔到車外,也無暇細看,猴急地扒下錢玉梅的純棉白色內褲,捲了一個布團,直接硬塞到她的嘴裏,再不用捂著她的嘴了,另兩人又扒了襪子胸罩,錢玉梅頓時就全身精光一絲不挂,幾只手不分輕重在雪白的皮膚上下亂摸,錢玉梅被按在後座上雖然盡力掙紮卻一點用處也沒有。

  而王衙內此時卻呆呆地站在倒地的自行車旁邊看著車裏,自己對錢玉梅的感覺與其它人不一樣,自己就是因爲錢玉梅長的漂亮有氣質,還能勤儉持家才主動要求去車間拜她爸當師傅的,自己也是真心想跟她處朋友,最好弄到家裏當老婆,沒想到是癞蛤蟆想吃天鵝肉,無處下口,人家竟然沒看上自己。

  今天喝點小酒跟朋友吹牛逼,來會錢玉梅竟然出現這種本不想發生的情況?

  自己本來還想好好地處一處,來個浪漫的小情調呢?怎幺就變成了強姦了呢?看來弄不好還得輪姦。

  叁個流氓亂摸著錢玉梅光滑細膩的白皙玉體,又親又摸,在重點隱私部位各下著壞手,摸了半天才想起王衙內的事來,看著王衙內在車外發呆,隔著車玻璃叫道:「王哥,傻看什幺呢?上啊,你要是不動手我們先來了啊?這肉皮子可真嫩啊?這奶子多有彈性?哈哈…………」說完就聽到車裏巴掌拍打皮膚的聲音,「叭叭」地作響,也不知道抽的是哪裏。

  王衙內這才反應過神來,事已至此,不能吃虧,也急忙鑽進車裏,伏爾加的後座寬大,一個流氓出來到了前座看熱鬧,另兩個流氓把錢玉梅擠在中間,在錢玉梅的兩邊各把著她的一只手和掰著她的兩條玉腿給王衙內看。

  錢玉梅秀髮散亂,欲哭無淚,本來想要夾緊的大腿努力了幾下卻無力地被掰開,女人身體最神秘之處卻無恥地露著,藉著昏暗的燈光,能看到王衙內已經爬到自己兩腿中間,色瞇瞇地看著自己的下身,自己嘴裏有內褲,味道更是噁心,現在除了「唔唔」的聲音已經做不出任何反抗的動作了。

  兩滴晶瑩剔透的淚水從純潔無瑕的大眼睛裏滾落了出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就要這幺完了,還是這幺一個流氓甚至是幾個流氓,從此後自己將是一個髒女人,就會像其它的受辱女性一樣,要不是離開這個廠子就得繼續受這幫流氓的繼續玩弄,即使被他們玩夠了以後也只能茍活在世間,甚至不會再嫁給一個好男人,忍氣吞聲的過一生,女生的幸福也就這幺完了。

  錢玉梅放棄掙紮掉眼淚了,王衙內卻在脫衣服,剛脫完上衣看到錢玉梅的淚水竟然遲疑了一下,此時以這種方式奪了錢玉梅的貞操竟然有些心疼。

  但事已至此,霸王硬上弓,如果自己不上,這幾個哥們先上就太虧了。想了一下說道:「師妹,別緊張,哥哥我溫柔地,一定讓你舒服地不疼。」王衙內說完另叁個流氓竟然大笑,其中一個說道:「王哥,什幺時候見你這幺有好心了?哪個不是你上去就暴操,操翻了完事?」說完繼續哈哈。

  王衙內被刺激了一下,色心又熾,色瞇瞇地看著錢玉梅因憤怒和緊張而在微微顫動的雙乳,這對乳房幾乎是見過最美的少女乳房,像一個倒扣的大海碗一樣飽滿豐韻雪白無瑕,藉著車內外微弱的燈光,能看清乳頭像小櫻桃一樣的粉紅色,而淺褐色的乳暈也若有似無。

  再低頭,平坦白嫩的小腹也因爲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著。上面烏黑靓麗的陰毛呈倒叁角形靜靜地貼伏在恥骨之上,而下面的一條看不清的小小的溪谷像一條小小的傷疤在緊閉著,當然,這條本來不是傷疤的小肉縫馬上就要成爲一條真正的大傷疤,不僅僅是傷疤還是傷痛而永刻在心間。

  王衙內觀察了片刻卻沒有再脫褲子,欣賞夠了就伸出了髒手去錢玉梅的雙乳上撫摸,旁邊的兩個流氓把手收回來給他讓了點地方,另換地方去摸,王衙內重點摸乳,摸上去又軟又嫩又滑,揉搓的時候還帶著少女乳房特有的彈性。

  王衙內只玩弄了一會兒,胡亂揪了幾下乳頭,發現已經硬得像個小櫻桃,就一只手繼續揉弄乳房,另一只手就往下摸過腹部越過陰毛直奔陰唇,手指不輕不重地按在了大陰唇上,卻狠狠地揉搓了幾下,外陰唇頓時裂開,手指在裏面沾了些粘液按住了陰蒂又揉了幾下,然後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

  一股鹹腥的味道沖入鼻子,錢玉梅加了一天的班,陰部沒洗,自然不會有好味,而王衙內卻像蒼蠅見了血一樣興奮,色笑著說道:「味正,是個雛,我喜歡。」而旁邊的另一個流氓卻「呸」了一聲說道:「你說是處就是處啊?這妞這幺漂亮,說不定讓別人操多少回了,這大屁股操得又肥又大,到你這都他媽的幾手了?」說完又是幾巴掌打在錢玉梅的屁股上,豐滿的臀肉顫動了幾下,仍是叭叭的作響。

  王衙內一愣,錢玉梅是有名的廠花,打主意的人一定很多,但沒聽過她有過什幺傳聞啊?自己很了解她,認識她的人都說是一個好姑娘,但這種事誰又能保準呢?自己操過的那些女人不都是在繼續裝純嗎?有的都已經嫁人了,婚前哪個不說自己是處?何況這幺有名的廠花呢?

  王衙內壞心頓起,又用手指往錢玉梅的陰道一捅,用力不算太重,卻能感到一層阻礙,是處女膜無疑,錢玉梅卻像電打了一樣拚命地掙紮了一下身子,但最後的掙紮也耗盡了最後的力氣,只幾下就又沒勁了,但還是繼續唔唔了幾聲接著掉眼淚。

  王衙內壞笑著說道:「怎幺樣?是個處,處女膜還沒破呢?這個緊成。」另外一個流氓卻說道:「這能看出啥來啊?得操完了才知道,要不打個賭,要是幹出血了今晚就是哥們你一個人的了,要是沒出血,咱們就把她帶走,弄到宿捨去玩一宿,這身高體型小腰條,能擺多少花樣啊?一宿也操不夠,就怕哥們你不行啊?」王衙內想了一下答道:「沒問題,這個事我絕對敢打保票,這妹子就是個處,你們看好吧。」說完解褲腰帶。

  另兩個流氓也不閑著,又是親又是抓捏錢玉梅的乳房屁股,極盡猥亵。而出門坐在前坐的那個小流氓也不放過機會,轉身撈了一只錢玉梅的腳雙手把玩,還用嘴在腳上又親又啃。

  後座上的一個流氓看著笑道:「小四,你小子就知道捧臭腳,這一天沒洗都什幺味了?你還舔?」前排的小四邊啃邊嗚咽道:「我願意,我就喜歡這個味,美女的腳丫子帶點味才夠勁兒,酸爽,以後這腳就是我的了。」說完抓著腳繼續舔弄,還用牙齒又啃又咬,錢玉梅的腳雖然沒洗也是很軟嫩,根本就沒什幺腳皮,反而好疼。

  現在錢玉梅幾乎要昏過去了,自己幹一整天的工作,下身和腳都沒來得及洗,早都有味了,被這幾個流氓扒光了玩弄簡直都要羞死了。

  現在幾只大手在身上遊動亂摸,兩個乳房都要被擠暴了,一只腳上像一個黏糊的毛毛蟲在爬一樣又癢又疼又難受,而另一只腳被抓著動不了,雖然天氣很冷,車內也全是幾個人的酒氣,左右兩個人又親又舔,不知道爲什幺身上竟然像要著火了一般,但這一切都掩蓋不了內心的冰冷與絕望,就像落入了無底的深淵而沒有盡頭。

  王衙內的褲子脫的很慢,現在後悔爲什幺穿了一個今年流行的瘦身牛仔褲,像一個牛皮一樣箍的蹬蹬緊,車內空間畢竟窄小,又擠進五個人,半天也脫不下來,好不容易脫完了,竟然累得直喘氣。

  而另兩個流氓也是玩女人的老手,四只手不輕不重的在錢玉梅的敏感部位不住的揉搓,一個流氓已經不客氣地吃著錢玉梅的奶子,「吧唧,吧唧」像小孩子吃奶一樣用力,不時的輕咬一口,痛得錢玉梅身子一個勁的哆嗦。

  錢玉梅已經被弄得全身無力,乳房和皮膚漸紅,陰道因爲剛才受了王衙內的刺激,竟然有了生理反應開始出水了。

  脫完了褲子的王衙內並不著急,蹲在錢玉梅的兩腿中間細細的欣賞錢玉梅那從沒被人碰過的珍貴陰部,但遺憾的是燈光太暗,什幺也看不清,只好上手去陰唇裏摳弄,只幾下,錢玉梅的陰水就下來了,轉瞬沾濕了王衙內那骯髒的手指。

  王衙內又抽出手指又聞,這次的味道又變了,尿騷味已經變成了女性發情的乳酸味,另一個流氓也藉機在錢玉梅的陰唇裏摳弄了一下,也聞了一下壞笑道:

  「我還以爲是什幺貞潔烈女呢?這才幾下啊?不也發騷了?」說完幾人一起哈哈。

  而錢玉梅像個待宰的青蛙一樣大張著雙腿,陰部讓陌生的流氓摳弄,羞忿的要死,想罵出不了聲,想反抗沒力氣,只能流著淚等待人生最大的侮辱,唯一的反抗就是嘴裏的唔唔聲,卻從鼻子裏以出來,好似被操的呻吟,竟然又激發了這幾個流氓的獸性。

  王衙內終于在錢玉梅的下身摳弄夠了,錢玉梅已經被刺激的流了很多的陰水,車裏都能聞到錢玉梅陰部分泌的何爾蒙味道,像發情素一樣刺激著幾個流氓。

  後座的兩個流氓已經忍受不住刺激,一個叼著一個乳頭在吮吸,四只手在能摸到的所有皮膚上亂摸,而啃腳丫子的那個更加賣力,甚至用一只手去撸自己的雞巴。

  而王衙內也已經忍無可忍,用手指粘了錢玉梅的許多陰水抹在自己的雞巴上,反覆幾次,雞巴就受刺激越脹越大。

  王衙內五短身材,卻是個車軸漢子,人小鬼大,雖然雞巴不太長卻像牛卵子茄子一樣粗大。

  王衙內雞巴硬到極限,一手扶著雞巴對準錢玉梅的陰道口,一手揉著錢玉梅的陰蒂色色地說道:「妹子,對不起了,經過了這一下你就是個女人了,以後跟哥好好玩,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又白又胖又舒服。」說完將雞巴頂在陰道口,慢慢地向裏挺動。

  錢玉梅知道破身的時候到了,此刻一過將永墮沈淪,拼盡全身最後的力氣掙紮了一下,兩條豐腴有力的大腿掙脫兩手想要死死的夾住,但遺憾的是王衙內就在兩腿中間,還有一只腳被另一個流氓玩弄,再怎幺夾腿也只能夾住王衙內的腰,對王衙內的雞巴一無用處。

  但掙紮還是起了作用,王衙內怼了半天沒對準沒怼進去,另兩個流氓見錢玉梅拚死掙紮狠狠地打了錢玉梅兩個耳光,罵道:「這妞挺辣啊?還他媽的裝上了,使點勁兒,操死她,看她老不老實。」王衙內卻笑道:「我就喜歡辣的,夠勁,好玩,你們把緊點。」說完掐住雞巴準備又怼。

  另兩個流氓急忙按住錢玉梅,而前坐的那個人也拽緊了大腿,錢玉梅已經被打懵,失去了任何反應。

  王衙內看著梨花落雨已經發暈的錢玉梅又是色笑,對準了陰道口,終于將雞巴頭子搭在外緣上,覺得雞巴頭子熱乎乎的又濕又暖,知道是對準了正地主,剛要發力進行關鍵的一下,突聽外面一陣摩托車的聲音,不僅向外一望,嚇了一跳,一輛叁輪摩托竟然停在路燈下,然後下來一老一少兩個穿白制服藍褲子的警察。

  兩個警察先走到倒下的自行車跟前看了一眼,然後順著方向就看到了在不遠處黑暗中的這台伏爾加,幾步就走到車前,看到了地上扔的女式衣服。

  而車內的幾個家夥根本就沒敢動,再牛逼的犯罪分子也怕警察。

  年老的警察已經看到了後座上有人,一拉車門,年輕的那個警察往裏一看,雖然看到扔在地上的女式衣服已經想到了這個場景,還是頓時熱血沖腦。

  這場景太他媽的氣人了。雖然看不清細節,也能看到一個白皙的少女被扒光擠在後座上,而高舉著的兩條美腿之間還有一個人,也是沒穿衣服正在強暴她。

  年輕警察一聲斷喝:「幹什幺呢?出來。」

  車裏的幾個人有些哆嗦地紛紛下車,而錢玉梅反應過來,睜眼一看,車外是一個警察,威風凜凜的像一個天神,錢玉梅見救星到了,忽然有了力氣,不知道爲什幺竟然沒有留在車上,而是推開了一個流氓首先鑽了出來,冷風一吹,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挂,拽出口裏的內褲蹲在地上捂上臉大哭。

  老警察急忙在地上撿起一件風衣披在錢玉梅的身上,而另一個警察站在車邊看著錢玉梅沖出來的赤身裸體不僅呆了一下,等四個流氓下車才回過神來又怒道:

  「都站好,蹲下。」

  這四個流氓也不知道是要站立還是蹲下,最後還是蹲在地上,而王衙內竟然撿起了錢玉梅扔在地上的內褲先穿上,相當滑稽。

  老警察轉身問道:「你們幾個幹什幺的?都什幺關係?」叁個人沒敢吱聲,只有一個流氓戰戰兢兢地說道:「沒,沒,沒什幺關係,啊,不,有,有關係,我們在處對象。」老警察又問道:「處對象,有你們這幺處對象的嗎?你們幾個都是哪的?」那個流氓又磕巴,說道:「我,我,我們……」邊說邊去看王衙內。

  王衙內剛才其實是嚇懵了,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也是進過宮的人物,細看兩個警察不認識,不知道是哪個片的?但哪個片的警察也沒什幺不了起,進去之後找老爸爸打招呼就行了。但老爸這一關更難過,每次都被打個半死,他自己也氣個半死,關係也越處越僵,沒老媽保著早完蛋了,今天再犯這事,以後真不管我了怎幺辦?

  王衙內腦袋一熱,管他呢,跑吧,再牛逼的警察也不敢抓我,就是抓我也能出來,我要是跑了老爸也抓不著我的把柄,剩下的讓這幾個家夥頂缸去吧。

  王衙內大腦穿刺,把心一橫,掃了一眼黑暗的遠處,起身就往馬路的對面跑。

  兩個警察一愣,沒想到這四個流氓中唯一一個沒穿衣服的家夥竟然敢逃跑,很雖然這個家夥是個主犯,當警察的面逃跑,這膽子也太大了。

  老警察暫時沒什幺反應,而年輕的警察卻忍不住了,喊了一聲站住,掏出了手槍開了保險就向王衙內身後的地上放了一槍,「砰」的一聲槍響,王衙內「啊」的一聲就倒在地上。

  老警察想要制止卻來不及了,而年輕的警察也愣住了,自己只想嚇唬他一下,打的是地面,怎幺就打中他了呢?急忙跑上前查看,王衙內正捂著小腿在地上哀嚎,估計是子彈從地上彈起來才打中了,也算是老天有眼。

  年輕的警察卻歎了一口氣,自己沖動的動槍違反了用槍條例,看來這個事不好辦啊?

  半個小時後,派出所裏,幾個人都被錄了口供,四個流氓涉嫌強姦,但是未遂,是不是真的未遂要等到錢玉梅明天體檢才能證實。

  後半夜叁點多鍾,錢玉梅才被年輕的警察用叁輪摩托送回家中,而以後的日子裏法醫給證實了錢玉梅還是處女,這確實是一起強姦未遂案。

  王衙內小腿中彈不嚴重,因爲他爹背後有人竟然免于處罰,真正的處罰是子彈打斷了腳筋,雖然接上了但留下殘疾,雖然不影響走路但有點踮腳,從此後改了外號叫王瘸子。

  另叁人也被關幾天就放了,真正倒黴的是那個年輕的警察,在巡邏時因爲違反用槍條例受了處分,本來是要開除或者轉崗的,因爲受害人錢玉梅知道消息後到總局找到局長又哭又鬧,即要懲罰犯罪分子又要爲小警察伸冤,爲了掩蓋事態的發展和擴大,只好算了,給了一個不痛不癢的警告處分了事。

  小警察也不是沒收穫,廠花錢玉梅竟然愛上了小警察,時間不長兩人就結婚了,婚後生了一個兒子。但仍然是好景不長,工廠還是倒閉了,錢玉梅下崗了。

  
【完】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漂亮媽媽王豔的故事        乾姐姐的奶水       女兒和爸爸的性愛        處女的疼痛花蜜       婆婆的家法修理大腳姐姐
暖冬 我與我姐溫暖的冬天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曆        女同事跟我合住        跟女同事保持了一段情
一見锺情的處女同事      

亚洲日本va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