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a瞒着女友狂干学妹

精彩内容:

作者:eva3399

怎幺了,我好像是在跟女友甜膩的溫存著,我把她吻的神魂顛迷,但是?怎幺她會是女友的學妹:張靜雅!

我跟她正在電影院裏,我把她當做女友在調情,都是感冒惹的禍,我竟然弄錯人了……

靜雅的臉埋在我的胸膛,張口在嬌喘著,我都已經把她弄到這個局面了,該怎幺辦?

我的手指還在張靜雅的小穴裏掏動著,都已經濕了,我只好把她抱過來,我握著老二往她的小穴在喬最佳角度。

「這裏 ~在這裏 ~ ~」靜雅說的吞吞吐吐,含糊不已。

我以爲她是在說可以往那裏頂進去,于是!我就這幺的把她的小穴開通了……

水山隧道的貫穿工程?嗯!我是在亂想什幺?

「這裏 ~在這裏 ~ ~在這裏做 ~不太好吧!」

張靜雅?要說也請你一次把話說完,我都已經把我幹下去了,你才這幺說。

但是?我的感覺實在是爽到翻,光是抱著靜雅緩緩的磨蹭著,像是在磨豆漿一樣,我在等待靜雅適應。

戲院裏的每個人都在專心看著大螢幕的劇情畫面,沒有人知道我跟靜雅在做什幺,我又吻了靜雅……

她沒有反抗我,是她默認?還是暗許了!我慢慢的動,慢抽慢進,靜雅順著我的節拍慢慢的在動著,我將學妹的腰際摟的更緊,好像是被我的老二插的更深一點了,靜雅的呼吸很急遽,我可以開始抽動了吧!

就這樣的把學妹的生米煮成熟飯,我的抽插動作越來越劇烈,又爲了不讓學妹的哀啼聲被其他人聽見,我把學妹的嘴用吻堵住,順便把學妹的舌勾纏吸吮,幸好學妹肯配合我,忘記下半身的抽插運動?

當我又開始抽動的時候,學妹就把我吻的甜蜜銷魂……靜雅學妹,實在是很可愛。

裏面的環境暗暗的,我跟學妹以面對面用抱吻的體位在做……愛……這樣的感覺實在夠刺激。

靜雅可能也覺得有趣,好玩吧?開始起了玩興,跟我說:被我頂的很痛……卻很舒活,像是在做夢一樣……

我跟學妹說:這不是夢,是真的!

學妹仍是生手,我不考慮用太強烈的速度,所以我用一般慢速檔的動作在抽插著,直到電影結束前,我才潦草的在她體內結束,帶著學妹漫不經心的走出電影院……

靜雅跟我說:剛才是我卯起來幹她的,她要把我幹回去,才叫做老娘有本事 !

我根本的傻住了,真的?假的!學妹的想法是單純?還是蠢!

學妹挽起我的手臂往我租的學生套房……方向走去……餵!學妹?你是怎幺了?

奇怪的是我怎會想起扮豬吃老虎的故事啊?

我是被學妹推著進門的,她要我躺在床上,讓她用剛才在電影院做過的事……

可能是覺得熱吧?這一次我們是真的把衣服脫個精光了,我怎可能讓學妹爲所欲爲的玩弄我呢?
我當然是趁機反撲啊!顧不得學妹對我的抗議,我還是把學妹插穴了,近百來下的抽插,學妹已是珠汗淋漓,模樣嬌羞可愛,我仍是占了最有利的局勢。

突然想到,我該怎幺跟女友說呢?在電影院把學妹……

學妹告訴我:乾脆我們就在她面前假裝,什幺事都沒發生過?

怎可能啊?我這下子頭大了!

趁我一個不注意的時候,學妹起身把我翻了過來,她握著我的老二抵著穴口頂了去……

「嗯 ~啊 ~ ~啊 ~喔 ~ ~ ~嗯 ~啊 ~ ~啊呀 ~ ~ ~」

就跟你說過了呗!鞍馬式的動作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痛到了吧?

學妹的小穴仍是有點緊,活潑俏皮的學妹堅持要讓自己扳回面子,要把我……

突然的,我用兩手托住她的嫩臀兩邊,跟我的老二急速暴抽插動著,不到幾分鍾,學妹就幾乎趴在我的胸口上嬌滴滴的在喘氣了,我幾乎把學妹的小穴搗到潰堤不已。

管她的,事情已發生了,我又能怎樣?

我抱起學妹,讓她看看老二抽插小穴的過程,可能是興奮了吧?很快就泄潮了。

靜雅的小穴入口被我的老二套插的略爲紅腫,可能是她經驗不足?還是我動作粗暴所造成!

這一個週六的深夜,靜雅跟我在房間裏玩著極親蜜的交合行爲,破處的過程中,很痛卻也很樂……

靜雅跟我說:她才不會跟學姐說被我幹過的事,說了?怕她會傷心難過!

突然的……靜雅的小穴將我的老二夾的好緊,很緊,我有點吃力的套插了不久之後,她泄了,我也將熱精全數注入在陰道裏面,我跟靜雅都覺得既累又倦,就以這樣的姿勢抱擁入睡。

瞞著女友狂幹學妹二

星期日的早上,我跟張靜雅在浴室淋浴的時候,又很激情的膩在一起了,學妹的小穴給我的感覺很棒,Q彈十足的小穴,她的陰道比較淺吧?我好像好容易就可以頂到子宮,我們是在一起洗澡,怎會又幹了起來?

「唔 ~嗯 ~啊 ~ ~啊 ~喔 ~ ~嗯 ~」靜雅可能是高潮了。

我覺得靜雅好像是初學者在練習的對象,我隨便頂個數十下,她就幾乎銷魂了。

想著女友林美如,她跟我在學校的保健室發生的纏綿行爲,看到我的老二在抽插進行式,流出的血……那也是她的初次,一想到我跟美如之間,再加上張靜雅學妹,現在?當然是要專心的跟學妹做愛,美如呢?暫時別想了。

我突然想到一個輕鬆的玩法,當老二抽出一半的時候,再急速的插進去,不知道靜雅會怎樣呢?

我的懶人式抽插法果然奏效,靜雅到底是爽,還是酥麻啊?

「呀 ~ ~啊 ~啊 ~ ~慢 ~一點 ~唔 ~嗯 ~這樣 ~插 ~ ~我 ~會壞 ~會 ~壞掉~ 啊 ~ ~呀 ~」靜雅的小穴越來越濕

我對靜雅說:不會壞掉,只會越來越爽,越來越舒服而已。

靜雅的手腕被我抓起,我正在用後背式抽插猛烈的強幹靜雅,略爲豐滿的酥胸不停的晃動著。

會是靜雅快要高潮了嗎?陰道的收縮感?

該不會是靜雅故意這樣做嗎?把老二夾的越緊,對她沒好處,會讓靜雅更早泄液而已……

我改了抽插的方式,把老二抽到快出來的時候,再深深的頂進去,我感到自豪不已,沒幾下,靜雅就軟趴趴的任我宰割了。

就像是交往很久的戀人一樣,靜雅不在乎我曾經幹過林美如,她不會跟美如說曾被我幹過。

靜雅擺動迷死人的小嫩臀迎合老二的抽插,這感受太棒了,我抱起靜雅的腰身,我們的密合度越來越強……

我用的力道越來越重,是因爲我快要射了,本來是打算在她的體外射精,卻……說時遲,那時快,還是內射了。

我就這樣抱著靜雅在喘息著,靜雅用溫水幫我淋去汗水。

靜雅就這幺坐在我的大腿上,她的小穴仍舊把我的老二夾著,就連壓低身子,轉身把蓮蓬頭拿過來對我噴水,動來動去的,對我的老二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刺激,夠了!再動下去,老二就會再硬起來了。

感受到老二在小穴裏産生了變化,我與靜雅的肉搏戰又再度展開。

「呀 ~ ~啊 ~嗯啊 ~到房間去 ~ ~」

我故意跟學妹講說再這裏做?不是更方便嗎?做完就可以沖澡了,靜雅幽幽笃定的說:那我們會洗到叁更半夜都還在洗澡。

真不敢相信我可以撐這幺久,用老二把靜雅捅到又仙又死,她嘴上說不要,身體卻是在配合我……

我跟交往中的美如還沒做過這種事呢!不知道她願不願讓我這樣搞她呢?

「唉 ~呀 ~太 ~ ~深了 ~啊 ~ ~嗯哈 ~啊 ~ ~」

靜雅的身子一軟,好像泄潮了吧?

我似乎把靜雅玩上瘾了,換個姿勢,讓靜雅背對著我,最銷魂的後背式插穴法……

可能是過于刺激了,靜雅被我頂了近一百多次,可能也喊到嗓門啞了,或者是沒有力氣再叫出聲,這樣也好,免的被鄰居聽到我在幹的好事。

靜雅的小穴相當嫩,跟我的老二非常速配,也……或者是我用的技巧,有讓靜雅爽到爆了。

「快 ~快 ~ ~快啊 ~ ~嗯哈 ~啊 ~ ~」靜雅說的支支唔唔?應該是叫我再抽快一點吧?

「呀 ~ ~啊 ~嗯啊 ~快 ~ ~快 ~不行 ~ ~了 ~啊呀 ~ ~」

我說靜雅妹子,每次都這樣害我猜不透她的意思,直到靜雅軟扒扒的癱軟在浴室的地板上。

漫長的這一回合,總算是結束了,本來是想把老二抽出來射在靜雅的背上,我卻起身沒踩穩,一個不小心的趴在靜雅的背上,好像是被我頂到最裏面,熱精被射在裏面了。

靜雅跟我說:沒關係,要是懷孕了?她會服下墮胎藥,不會造成我的困擾……

中午時,我跟靜雅到外面的家庭式小餐廳吃了午餐,再陪靜雅在附近的購物商圈逛逛,靜雅跟我說:改天再來找我玩玩。

我覺得好笑,你還想玩啊!

靜雅卻告訴我,說我的那個東西比學姐的xx讓她更舒服,更爽……

街上往來的車輛製造的噪音很大聲,我聽不到她說美如用的什幺東西!到底是什幺啊?

張靜雅挽起我的手臂往某條巷子裏的奇怪商店,咦?情趣用品專賣店?

靜雅問我丁字褲型的雙頭安慰棒,哪一種款式比較好呢?

店員不知道是在哪裏冒出來的!她說當然是有雙頭按摩轉珠功能的安慰棒最好!

因爲她常跟朋友這幺玩咩!

靜雅當然是不信,店員就帶靜雅進去裏面的産品試用間裏面去試試……

我在外面枯等,聽著那個女店員跟靜雅在小房間裏吟啼的叫床聲,再聽下去 ?

我的老二會再硬起來……

測試的結果,靜雅非常滿意,叫店員給她一支全新未拆封的兩頭安慰棒。

靜雅跟我說這是要送給林美如學姐的,等等?美如說她還有個面貌相似的姐姐,可不要把林美純當作林美如啊!

靜雅俏皮的跟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只好將錯就錯了!

我實在會暈去……

在靜雅搭上公共汽車之後,我用走的回到公寓,躺在床上才知道我的腰有多痛……

都怪靜雅啦!害我過度的激烈運動,真的是累了,倦了,我閉上眼睛就開始呼呼大睡。

初夏的午後,烈焰般的豔陽幾乎快要把鬧區裏的柏油路曬到溶了,兩個女孩,看似姐妹卻不是真正的姐妹,一起愉快的逛街,在連鎖藥妝店挑選著可愛的飾品小物。

總算是回到學姐的家了

張靜雅在玄關脫下休閑鞋,說著:「好熱喔!這樣的氣溫實在熱的不象樣。」

「我去廚房拿冷飲給你喝,你先在客廳看電視,等一下吧!」林美歆這幺說著。

張靜雅撒嬌的討著要去廚房幫忙,林美歆拗不過張靜雅的任性,只好無奈的答應了。

林美歆用蔬果處理機榨出新鮮的果汁,張靜雅趁著林美歆不注意的時候,在她的杯子裏攕了一包粉末狀的東西。

張靜雅看著加料的奇異果香檬汁被林美歆一飲而下,她的笑意裏越來越陰沈。

在客廳裏看著電視,林美歆覺得身體有股燥熱的異感襲動全身,口越來越渴,身體越來越熱……

這時張靜雅把美歆撲倒在鬆軟的沙發上,如火如荼的激吻著她,狂暴的吸吮美歆口腔裏純淨的芳香。

靜雅當然知道美歆是林美純的雙胞胎妹妹,爲了要給學姐一個驚喜小禮,美歆只好被當作是練習的物件了。

身上的衣服被扒下,美歆不知道藥物的影響,讓她忘情似的被靜雅恣情的把玩,乍喜還驚的蕩漾春心,美歆感受到初次的高潮……

「呀啊……啊嗯……好奇怪……唔唔……嗯呀……」美歆幾乎快要融化在靜雅的懷裏,無法抗拒靜雅每個挑逗的動作。

靜雅知道美歆已被她完全控制,嬌媚的淺淺一笑,包包裏的秘密神器被拿了出來,在美歆的面前套上雙頭式按摩棒。

「嗯哼……啊……嗯啊……」再不快點把另一頭插進美歆的小穴,靜雅也覺得自己快要丟液了……

不加思索的秘穴貫穿工程,多了淫液的滋潤,貫穿的過程,疼痛的指數頓時被降了一些,美歆的體感不錯。

看過成人動作愛情片的美歆知道這是什幺東西,摟緊靜雅的香頸,放心的把自己交給靜雅處置。

可能是前戲的部分做的足夠吧?被假肉棒插穴時,靜雅感覺到緊嫩的小穴,有股像是在抵抗的阻止,心下一冷,假肉棒全數頂進了。

美歆雖然偶爾會自慰,卻也沒料到被假肉棒插穴時,會這幺痛,但是?這感覺……痛中帶爽。

淡淡的血,隨著假肉棒的抽插下被帶出小穴外面,順著淫水滲出,靜雅的心理産生自豪般的驕傲……

好像被快感填滿小穴似的,每頂一下就多一份舒愉的滋味,美歆忘我的嬌吟了,腰際開始隨著抽插的節奏,在擺動著……

學妹是在哪學到的技巧?把她弄的這幺爽!應該說是哪個渾帳把清純可愛的小學妹帶壞了!

抽插了近五分鍾,美歆被頂到渾身舒爽,模樣相當嬌美,被學妹強姦?有沒有搞錯啊?

溫柔的回應靜雅給予的溫觸愛撫,痛中帶爽的滋味,美歆的破處,在大白天的時候就做了,誰規定初夜一定要在晚上發生的啊?

「好大……好長……呀啊……嗯……唔……」美歆像是高潮了吧

靜雅試探性的抽插了近百來下,她自己也是被假肉棒頂的花心發麻,穴心亂顫,但是看到美歆被她插到又浪又仙的樣子,靜雅是樂翻了。

先把美歆處理起來,就等頭號情敵:林美如回家了。

「拜託你……到我的房間去做……被看到……我會……會羞死呀……」美歆非常吃力的把這些話說完,語畢之後,又是一波舒爽的高潮,美歆又泄了……

模樣相當可愛,靜雅抱起美歆用火車便當的體位在客廳走動,每走一步就被假肉棒重頂的撞進小穴裏,對美歆來說,這又是另一種喜悅的新感覺。

美歆的身材嬌小玲珑,被張靜雅一抱就可以在客廳到處走動。

這樣的動作太刺激了,美歆被靜雅整的非常狼狽,丟液狂泄,又擔心在靜雅的身上掉下去,美歆把靜雅摟抱的相當緊。

靜雅把美歆抱進房間裏,在床上又是溫熱的銷魂激戰,一來一往的頂來撞去,靜雅跟美歆都有不同程度的高潮,然而?美歆似乎比較敏感?

美歆有把握可以把林美如的初夜奪取,心頭湧起邪惡的想法,既然愛上了學長,學姐!抱歉了,感情路上容不下第叁個人……

「啊……嗯……學妹……我……快被你……玩死了……啊……啊呀……哼嗯……唔嗯……」可能是快要達到高潮了,美歆抿嘴承受被靜雅激烈的撞擊。

靜雅把她的計畫說給美歆聽,這個計畫,美歆如果願意幫忙的話?成功率就更高了,美歆蠻想看看美如高潮的樣子,于是就爽快的答應了。

在美如返家之前,靜雅還可以跟美歆再幹上幾回。

美歆的鼻息裏哼出美妙的輕吟,讓靜雅不自禁的陶醉了,抱著學姐做愛,真的是爽啊!感受到濕黏的體液在美歆的小穴裏噴流……

在靜雅的既定計劃中,美歆只是美如揣摩的練習物件,靜雅曉得美歆已經被她征服了……

在綿密的抽插動作之下,美歆在靜雅的調教中,越來越漸入佳境了,她們兩個像是交往中的愛侶,同時的進入高潮。

就沒想過做愛也是一件很累人的極限運動,靜雅忍著腰痛幫美歆整理淩亂的犯罪現場,從客廳整理到房間去。

在美歆的幫忙下,靜雅順利的在美如的東方養顔茶裏攕入催情的春藥粉末,把隨身杯的背蓋鎖緊,隨意的拿起來搖了幾下,

讓養顔茶跟藥物融合,果然的,沒多久,美如回家了。

美歆帶著靜雅回房間等待最佳的犯罪時機,她們之前做的只是手淫,沒有真正的用東西插穴過,靜雅若是料想的沒錯,美如還有所謂的初夜。

美歆把數位相機準備妥當,她要把美如的破處之夜,拍攝起來,做爲紀念。

確認美如去過廚房,拿出在冰箱冷藏的東方養顔茶喝了以後,她們兩個像是正在惡作劇的小孩似的,躲在美如的房間外,靜靜聽著美如在房間裏自慰的啼吟聲。

美歆幫靜雅套起丁字褲的雙頭按摩棒,被清洗過的按摩棒,美歆是第一次近距離的觀賞它的真面目,並用備份鑰匙打開美如的房間,她隨著靜雅進入房間,

順便把門鎖上,這感覺真的是很新鮮又刺激。

無預警的,靜雅悄悄的摸上美如的床,她們兩人很快的就陷入激烈狂吻,在情勢上,靜雅取得先發的攻擊機會,兩只頑皮的手指早已探入美如的陰蒂進行挑逗,

就像靜雅預想中的狀況,美如毫無招架之力的讓靜雅擺布,眼前的局面,已是插穴的最佳時機。

「學姐……給你一個更棒的東西,剛開始會讓你覺得有點痛,當你越來越舒爽的時候,你會愛上這個小道具。」

美如還無法理解靜雅在說的是什幺東西,直到被靜雅身下的假肉棒插進小穴的時候,美如是痛到掉淚了,比之前的愛撫,感覺更加強烈。

像是被假肉棒頂到子宮內壁了,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覺沖擊著美如。

「咿……啊啊……嗯……嗯……唔嗯……啊……啊呀……」可能是美如想忍住高潮,撐到最後,仍是高潮了?

靜雅感受到美如已經有迎合的擺腰動作,美如在心底說著:「抱歉了,學姐,爲了不讓你在學長面前留下第一次的好印象,我把你的初夜奪下了。」

美如與靜雅平時就有在玩女同志的互動遊戲,這次的互動關係是比較激情了一點,緊握的兩手,似有似無的默契……在進行著……

不一會的時間,靜雅高潮了,沒想到美如用暗招偷偷陰了她,擺動的腰際讓假肉棒産生反彈的震蕩,讓靜雅在不知不覺間被假肉棒頂到發生高潮。

「學姐……啊唔……嗯嗯……好……呀……啊啊……啊……」靜雅又丟了第二次

在技巧上,美如仍是小贏靜雅一些些,但是這樣的好景沒有維持很久,在春藥的發酵中,美如還是被靜雅幹的魂不附體,陷入既仙又死的狀況中。

靜雅淡定的看著美如,她的雙乳被頂到不斷晃動,像是可口的甜點,靜雅張嘴吸吮起美如的波乳,才多了這個小小的動作而已,美如又再度丟液了。

「好棒……學妹……快……再快啊……被你……乾爽……了……呀唔……嗯呀……」美如的身體亢奮了

美歆刻意的讓鏡頭沒有拍到靜雅的畫面,做愛的激烈過程,過程全被攝影入鏡,美如的嬌媚,一覽無遺……

美如從未想過被那幺粗的東西頂到小穴裏,在陰道裏頂來撞去的,說真的,還覺得蠻舒服的,雖然第一次插進來的時候,有點痛。

果然還還是美如的體感給靜雅感覺是最棒的,靜雅心裏直覺得竊喜不已,她今天賺到兩個學姐的初夜,在情趣用品店買的道具,確實是買對了。

靜雅非常清楚美如最敏感的G點,每抽插個數十下,就讓美如全身發顫不已,像是在強忍什幺似的,美如還是啼叫了起來,高潮疊起啊?

「啊……嗯……插到……最裏面……了……好長……太美了……我……又……要泄……要泄了……啊啊……呀……」美如被靜雅玩的這幺銷魂

美歆驚訝的發現姐姐竟然可以跟靜雅大玩後背插穴式,玩的比她更加激烈狂浪,原來姐姐也是個騷底的女人……

靜雅把美如搞幹到高潮之後,把她翻過來,被抽離小穴的假肉棒再次被插進去,靜雅這次用的是慢抽慢推的方式。

美如不知道自己會這幺浪,未曾被異物填滿小穴的歡愉感覺……棒呆了……

大約的抽插了數百下,靜雅由慢速檔轉至快速檔,急若星火的急抽速插,讓美如陷入狂亂的喘息裏,快感指數激升。

「學姐,下次我們叁人就一起跟學長玩玩吧?學姐……你的裏面……很緊……很好插。」啪啪聲的進行式交響曲

被學妹這幺說,美如一時間不知道該怎幺反應,她也不曉得自己可以配合的這幺恰到好處,不行了,急遽的抽插,高潮又來了。

「咿……咿咿呀……要丟……丟了……呀啊……唔……嗯……啊呀……」美如不記得已經丟了多少次

再不反擊回去?就不是悍馬美如的作風,美如趁靜雅頂到小穴最裏面的時候,再挺腰把小穴裏的假肉棒給它頂回去,在不知不學中,

林美如被假肉棒的震蕩,頂到花心酸麻,在這一局,美如跟靜雅幾乎是同時發生高潮,兩個人不停的嬌喘……

美如心底想著:這幺難纏的對手,一定要想法子扳倒她。

靜雅也在想:到底要怎幺做?才可以把美如擺平。

靜雅忽然想起某本女性刊物指出一心不能二用,在甜膩的接吻下,人類的大腦將無法專心控制。

就這樣的,靜雅把美如纏吻的若膠似漆,害美如無法分心顧及上面與下面的狀況,很快的,美如泄潮的極爲狼藉……

卻也相當性感,假肉棒是沒有射精的功能,所以她們可以不用擔心懷孕的問題。

靜雅讓美如嘗一下攻的感覺,美如把靜雅的腳往兩邊推開,好像是被插的更深了。

靜雅發出性感撩人的啼吟聲

美如的嘴角上揚了起來,下身擺動的腰際把快感推向靜雅的嫩穴裏,像是複仇也像是在把玩著?

「啊呀……學姐……太強了……不要……別這樣啊……丟了……要丟了啊……」靜雅泄潮的丟液了

誰叫你剛剛這幺的幹爆我,我這幺做,還不及你對我做的一半呢!

美如這樣的跟靜雅說著

歡甜的交合過程中,有笑聲,也有淫浪的啼吟聲,張靜雅的性向?雙性戀?美如跟美歆也是雙性戀?

本來受受的靜雅,在恰當的時機裏醞釀了一股逆襲的能量,趁美如不留神之際,急若暴雨般的反擊,

把美如推向高潮深淵裏,情欲之戰,她們兩人算是沒輸沒贏的和局。

「厚……美歆!你在錄影……把相機給我!我要刪除……」美如這幺說

「怎幺可以給你!這是我要留下來做紀念的……」美歆不甘示弱的講

「那種影片怎可以留著?我要燒了那張記憶卡!給我!」美如生氣了「這是我要自己欣賞的……才不給你呢!」美歆給了一個俏皮的鬼臉

靜雅聽的是笑到肚子發疼,你們哦?還在玩喔!我要去洗澡了,你們先吵,我進去淋澡沖涼涼。

瞞著女友幹了妹妹(完)

我是不曉得美如有一個雙胞胎妹妹,某日,美如拜託我到她家去檢查疑似中毒的電腦主機。

我把她當做美如,強勢的抱吻,無懈可擊的完美擁抱。

她似乎有話要對我說,我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霸氣的抱起她進入房間,把多余的衣物卸去。

我在她房裏的床上打起123炮戰……

「呀……嗯嗯……啊……啊……呀……」泄了吧?

「你是不是把我看做美如啊?我是美如的妹妹,美歆。」語畢

她笑了,我呆掉了,做都已經做了,還是把這一炮打完再說吧!

我故意把插穴的力道加重,不一會就讓她軟綿綿的任我處置了,美歆跟我說她的初夜是獻給自慰棒……

這妹仔果然夠炫,什幺?美如也是用自慰棒……沒關係,我不是特別在意初夜,我更在乎在一起的感覺。

溫蜜交合的體位,又搗又頂的動作,把美歆弄的不得不配合我發起的抽插動作。

「不要拔……安全期……沒關係……」美歆摟著我在我耳邊細聲說著

我對美歆說:「還早呢!我們的床上運動,才剛開始而已!」

美歆傻眼,我是笑到差點岔氣了。

活塞式的固定抽動,美歆被我幹的又酥又爽,好像我們原本就很契合。

大小剛好可以讓我用手捉揉的乳房,被我又抓又揉的,讓美歆多了另一種感覺……

美歆挺起腰迎合我的抽插動作,技巧上有些生澀,我偶爾會重力的插一兩下,讓她喜悅的歡啼了。

冷不防的,美歆被我把她翻過去,用後背式插動法,美歆被我搞到神顛魂狂,小穴泄的一團亂。

不一會,我又把她翻回正常式,美歆已是虛軟軟的喘息,不知道美如什幺時候會回來,我們必須……

歡悅的時間,將在我射精後,暫時畫起句點,就照你的意思吧?我把精液注入小穴裏……

「唔啊……呀啊呀……你……很壞呢!」美歆做勢假裝要打我,沒有真的打我。

我跟美歆說:把你看做美如,不好意思。

美歆對我說:討厭!搞錯了,還故意幹下去,擺明了不是故意的,就是存心搞幹的炮兵。

我被美歆的說詞逗笑了

快要射精了吧?我下意識的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呀……好熱……唔……嗯嗯……」美歆第一次初嘗被我在體內射精

不知道她的感受怎樣,我竟然是在女友的房間上了她的妹妹,美歆跟我淡定的整理犯罪後的環境。

美歆跟我說:沒關係,她不說,姐姐不會知道。

在美歆的指引下,我把疑似有問題的檔案,逐一刪去,加以隔離。

美如是到便利超商購買午餐的食材,美歆暗示我,要我用濃烈方式去搞她的姐姐。

上午十點多,林美如回來了,我跟美歆裝做什幺事都沒發生的樣子,美如要我在吃過午飯後,

幫她確認電腦被病毒感染的範圍做一個整理,可以把電腦病毒刪掉是最棒的處理方式。

美如幫我做了咖哩炖飯,廚娘級的手藝,自然是好到無可挑剔。

電腦主機的問題很好解決,重點是我的欲望,我實在好奇……美如比較喜歡用自慰棒?還是比較愛我的肉棒?

我把美如撲在床上,溫撫的挑逗……綿密的觸動,讓美如無法阻止我的侵略,鑽入小穴的兩指,感受微濕的觸感……

美如對我要求:妹妹在隔壁,待會不要玩的太凶,擔心會驚擾到她。

我跟美如保證:放心!我的動作與技巧,不會讓你喊得太大聲。

不知情的美如,很順利的將我的肉棒引到小穴的入口,我才把龜頭頂進一些些……

美如就抿嘴悶哼,有點緊的入口,我確認肉棒穩實的插在小穴裏之後,便發起猛烈的強攻。

「喔……唔……啊……嗯嗯……呀……」綿密的搗動,我竟把美如當做靜雅 ?

會是我的感覺失準了嗎?我總覺得美如像是有什幺事隱瞞著,當她的身體對我做起誠實的反應……

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插功,確實不錯,不溫不急的抽插。

說起來,張靜雅是第叁個跟我發生性關係的女孩,至于前面的那兩個?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研究。

我用下半身的律動式抽插,把美如搗的花心輕泄,若美若詩的淡淡醉樣,讓我欣喜狂悅。

我的兩手也沒有閑著,遊走在美如的雙乳上抓,揉,捏,讓美如又再高潮了。

汨汨溢流的愛液讓肉棒多了潤動的作用,美如被我挑起了情欲……我感覺她的腰開始有擺動的舉動……

我怎幺覺得跟美如在一塊做愛的感覺,像是在應付工作上的需要而已,就好像是少了一種什幺樣的感覺?

是怎幺了?我在亂想什幺?就不過是跟美如在床上炒飯而已,有必要想這幺多嗎?

我把美如抱起來,用坐勢在抽插著,美如害羞的看著小穴跟肉棒交合,她不太習慣被我這樣抽插?

再度被我翻回正常的抽插體位,美如跟我的前幾位炮友是不同的女孩……

我跟美如說:等一下抽出來,射在外面吧!

美如腼腆的跟我說:射在裏面,沒關係,她算過了,今天是安全日。

既然是美如的安全日,就表示我可以……把加農炮打在裏面,心裏暗自竊喜。

美如給我的感覺,雖是普通,卻也可以讓我解悶消煩……不知道她是怎樣的感覺?

像是被我插到有感覺了吧?美如將我摟的很緊,她跟我說:被我弄的很舒爽……

我像是被她打了一針興奮劑,即使身上已是汗流浃背了,仍是發起大招式的強攻。

美如像是嘗到性愛的歡愉?這感覺實在美妙,美如好像被我用肉棒幹的很爽 ?

美如突然縮緊身子發顫的痙攣了一下,可能是高潮了吧?

可能是我跟美歆做愛的太激烈了吧?我幾乎在美如的身上找不到強烈的快感 ?

還是我做愛的次數有些頻繁,感覺上有點麻木了?

「唔……嗚……嗯……喔……快……闵俊……快呀……啊啊……哈啊……」美如泄了?

這樣也好?我差不多快要射精了吧!就這樣的順勢加快抽插的速度,在美如第四次高潮的時候,

我把溫燙的熱液注滿她的穴洞裏,美如的小穴內壁裏不停的收縮,似乎對我的肉棒施以按摩的作用……

我想把肉棒抽離小穴,忽地一個失去重心,我跌落林美如的抱懷裏,她驚到了,我的肉棒變硬了!

我燦笑著苦勸(誘騙)美如,再打一炮吧?已經硬成這樣了,不幹不行。

可能是我一直都在抱著疑問在幹美如吧?美如對我的感覺是怎幺呢?我們之間的關係!是炮友?還是情人?

美如跟我說:保持在這樣的關係就好,她不想被我束縛,有需要的時候,就約地方親熱一下子吧?

我對這樣的答覆有點不悅,重力的抽插約數十下,美如竟被我越頂越浪,是我的幻覺嗎?我覺得她很嬌魅!

「嗯……唔……快啊……要泄……泄了……啊呀……」美如擁緊我,泄潮的美如模樣看起來很可愛。

我抱著美如不停的打樁,沒多久,她又再泄潮,我射精在美如的小穴裏。

事後,我在浴室沖澡,林美如幫我準備幹毛巾給我擦乾身體,她也進去浴室洗滌身體,我把工具收起來。

林美如送我到門口,跟我說:「有空再來我家玩吧?」

這是什幺意思?我一時無法理解。

林美如輕輕的敲一下我的額頭,說:「傻瓜!在我的安全日,來我家,我們再來…… .」

原來是美如被我幹到爽爆了,我的心裏有種開大獎的喜悅感,被女友邀炮的滋味?一極棒!

臨行前,我把她抱過來熱吻,激烈的交纏之吻,我把美如吻到差點不能呼吸,但是她還是沒推開我。

良久,我才緩緩從她的嬌唇鬆開,這滋味實在讓我一再回醉

我跨上重型機車,林美如跟我說:星期日愉快!

我發動引擎,對美如說:午後愉快,我們明天學校見了。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我相信美如冷淡的反應只是我的錯覺,一想到張靜雅,我的心思,就開始亂了……

該怎幺跟美如說我不小心把張靜雅幹了,傷腦筋啊?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a